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2018创新药硝烟四起洗牌加速资本在关注什么赛道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4-16 15:35:50

导语

医药产业作为支持医疗卫生事业和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重要基础,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朝阳行业。经历多年的探索和发展,国内医药行业正由传统的仿制药生产向高附加值的创新药研发转型,新药研发正由仿制创新(me-too,me-better)向原始创新(First in class)过渡。

伴随政策利好、市场潜力巨大、高端人才回流等多重因素,医药行业近年来备受VC/PE热捧,步入发展的黄金时期。

那么,哪些细分领域值得重点关注?什么样的药企更容易获得资本青睐?我们来听听投资人怎么说。

背景

中国新药研发进入创新和国际化的新时期

近年来,我国新药研发环境显著改善,创新和国际化已成为中国新药研发主旋律,从天时、地利、人和3方面得以体现:

天时:国家鼓励创新药研发

国家对于创新医药项目的资金资助与扶持:国家“863计划”、“973计划”、“自然科学基金”都将生物医药作为最优先发展的项目;战略性新兴产业专项资金从2011年开始一年申报一次,重点扶持生物技术药物创新;

利好医药产业发展的政策法规落地实施:由于我国缺乏创新药研发和审批方面的积累,新药审评政策不明朗、审批流程慢被新药研发企业广泛诟病。但是在2015以后,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利好创新药研发的政策法规,大大改良了中国创新药的研发和审批流程。从2015年8月“国务院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国发〔2015〕44号”这一影响未来几年行业走向的意见发布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立刻制定时间表,一系列政策快速落地,可以看出在以提高药物质量为目标,鼓励药物创新为导向的国家大政方针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履行政策的效率和贯彻到底的信心。因此,2015年也被称为中国创新药发展的元年。

政策简评

1、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各种指点细则的制定,彻底改变了国内药企的格局,决定了以技术说话,以质量取胜的仿制药研发格局,促使企业优胜劣汰,主动转型;

2、临床试验自查审查带来的“722惨案”从源头上清除了关乎药物质量安全的隐患,临床机构重新洗牌,也是提升临床机构质量的重要契机;

3、化学药品注册分类的重大改变,对新药的定义从“中国新”提升至“全球新”,标志着真正具有原创能力的企业迎来了重大机遇;

4、上市许可人制度,药品优先审批审批,简政放权取消一系列认证,临床试验备案制,简化审批流程等一系列政策制度,则给致力于新药研发的企业打了一针强心剂,真正体现了国家以临床需求为导向,重视创新,鼓励真正具有研发实力的创新性企业的态度;

5、支持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加入ICH,也一样促使外企创新药快速打入国内市场,也给中国药企带上金箍圈,促使企业的新药研发和上市需要保质提速,具有全球视野观。

从创新药项目的资金支持到利好政策的落地实施都为中国的创新药研发创造了利好的天时条件。整体来看,这些政策的出发点都是与国际接轨,鼓励创新。

地利:中国成为亚太地区医药研发热土

从全球制药大公司在中国建立研发中心,到大量医药海归人员回国创业,为中国医药的创新环境带来了新的血液,无论从研发理念还是人材的培养,都将为中国的新药研发带来巨大的促进作用;

与此同时,在国家政策及中国市场强大发展潜力的两重推动下,国内药谷热持续升温,目前我国各类药谷数量不下百个,经国家有关部门或地方政府批准的药谷不下50家。华西有科技部首个批准的“国家级中药现代化科技产业基地”四川成都药谷;长三角有上海张江药谷,浙江杭州药谷、浙江兰溪药谷、江苏无锡药谷、江苏常州“3药”生产基地等;西部有“现代化高科技生物工程工业园”新疆天山药谷;华南有号称“南国药库”海口药谷;华北有北京亦庄药谷、中关村药谷、天津国际创新药谷;东北有吉林通化医药城等;其他地区有湖南浏阳生物医药工业园、深圳医药产业园区,广州国际生物岛等。目前,中国生物医药产业集群化分布进一步显现,已初步构成以长三角、环渤海为核心,珠三角、东北等中东部地区快速发展的产业空间格局。

人和:巨大的市场需求及高涨的药企研发热忱

市场需求:2015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人口基数大,老龄化严重,远远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必将持续催生巨大的市场需求,而临床需求和市场需求是新药研发最直接的驱动力;

国内药企的创新理念及研发模式的转变:近年来,国内医药企业不惜重金从全球大制药公司引进经验丰富的医药人才担任公司高管,负责创新药研发,从国外引进新药项目丰富自己公司的新药产品管线,布局新药研发战略。从研发理念和项目先进性方面逐步和国际接轨,而企业间的跨国合作近年来更是屡见报端。

模式

中国新药研发企业研发模式

2015年我国医药工业总产值已到达约2.7万亿元,已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在全球范围看,我国的医药企业一直是多而不强,以仿造为主,创新能力远远不足。

但是,近年来创新药的研发取得了较为喜人的进展,已有4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1类新药上市,包括恒瑞的艾瑞昔布和阿帕替尼、浙江贝达的埃克替尼和深圳微芯的西达本胺;同时,1类新药(新靶点生物药及化学药)的IND申报数量也呈逐年递增的趋势。在此过程中,中国创新药企业的研发模式逐渐构成了三种模式的多样性发展。

由仿到创的1.0模式:

由大型仿制药企业向创新升级

这些企业由仿制药或原料药起家,通过自主研发或并购的方式,升级转型为创新药企业,再到国际化,终究成为Big Pharma,国内的代表企业有恒瑞医药、康弘药业、绿叶制药、复星医药等。此类企业的优势在于有充足的资本作为研发投入,建立较为全面的自有新药研发平台,同时具有成熟的市场销售渠道,为新药研发及以后上市提供了资金和销售保障,加之多年的积累,终究走向跨国药企的机会大大增加,属于重资产型新药研发模式。

生而创新的2.0模式:

研发驱动型的小型biotech药企

这类企业创建之始即定位于创新药,通常由海龟科学家创建,拥有相对独特的竞争优势,通过不同的商业模式和平台技术实现快速发展。中国代表企业有百济神州、和黄医药、信达生物、深圳微芯等。这类公司优势在于以创新型研发为主要技术优势,可能有自己的研发团队,也可以采取IP+VC+CRO的模式,新药研发模式灵活。

引入创新的3.0模式:

从国外引进项目进入中国开发

这类企业的研发模式多采用IP+VC+CRO的模式,需要公司团队具有强大的品种筛选、引进能力。国内的代表企业有再鼎、华领、领晟等。优势在于在全球范围内寻觅适合标的,直接引进国外处于临床或相对成熟的临床前阶段的项目进入中国,有利于快速开辟国内空白市场,加快国内新药审批,缩短上市周期,降低了临床前药物开发的成本及风险。

而随着化学药品注册分类的重大改变,对新药的定义从“中国新”提升至“全球新”,标志着真正具有原创能力的企业迎来了重大机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各项细则也提高了企业研发药物的门坎。企业怎样顺应国家政策,争取生存,就需要提高研发水平,积极转型。陈凯先院士说过,我国药物研究和产业发展正进入创新跨越新阶段,正在实现从跟踪仿制—模仿创新—原始创新的转变。具体来说主要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跟踪仿制阶段(1950s-1990s):我国药物研究主要是仿造国外的药物,实现国产化,在此基础上构建和发展了我国医药产业,但缺少系统性的创新能力。

模仿创新阶段(1990s-目前):起点是以中美知识产权谈判、中国加入WTO为始因和标志。这一阶段不再能无偿仿造国外产品,新药研究开始转入以新化学结构为主要目标的阶段。在这1阶段,我国药物创新技术平台体系建设获得长足进步,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药研发成功,但新药研发仍处于模仿创新层面,大多数为国外已有新药的跟进,多为me-too或me-better等快速模仿创新品种。

原始创新阶段(目前-未来):随着我国经济科技实力的增长,我国新药研究和医药产业发展必须实现新的历史转变,加强原始创新,从“跟跑”向“并跑”和“领跑”跨越,首创我国新药研究的第三个阶段—First in class阶段。

助力

资本助力中国新药研发

新药研发具有“三高”、“1低”的行业特点,“三高”是指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一低”是指研发产出低,也就是新药研发成功率低。而巨大的研发投入对新药研发企业来说,特别是创新创业型新药研发企业来说更是致命短板,这也为致力于医药投资的VC和PE机构提供了大量的机会。

2010-2016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医药行业大体是上升趋势,案例数平均增长率达33.7%,投资金额平均增长率更是高达89.0%,尤其是2015年和2016年,医药行业股权投资增加迅速。

2016年医药行业细分领域投资中,生物制药占比最高,投资案例数有64起,占比29.2%;投资金额47.21亿元,占比20.3%;其次是化学药品制剂制造业,投资案例数和投资金额占比分别是25.1%和16.1%。

资本作为行业发展的助推剂,对医药行业的热切参与与关注,势必加快甚至改变新药研发企业的发展进程,而这类效果已从蓬勃发展的创新创业型新药研发企业数量初露端倪。

机会

新药研发的投资机会

得益于肿瘤免疫疗法如PD-1/PD-L1、CAR-T在肿瘤方面的突出疗效,生物药,尤其是单抗类药物如日中天,未来几年中,抗体药物的市场份额将到达千亿,基因治疗,细胞医治等新技术也日新月异,雨后春笋的冒出。相反,化学创新药物研发被形容为昔日黄花。甚至有化药没有机会了这样的言论。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生物单抗类药物还是面临着许多困境,如适用症少(肿瘤和免疫),在肿瘤免疫治疗肺癌方面一样会遇到临床响应率低(20%左右)、耐药和安全性的困扰。而为了提高肿瘤免疫疗法的有效率,减缓耐药,各大药企纷纭布局联合用药的临床方案(包括免疫+免疫、免疫+化疗、免疫+靶向医治、免疫+靶向治疗+放疗等)。

在2017年11月21日,有消息公布,罗氏(Roche)宣布其非小细胞肺癌三联疗法(PD-L1抑制剂atezolizumba+VEGFR抑制剂bevacizumab+化疗(紫杉醇+卡铂))在3期临床试验中显著延长了无进展生存期(PFS),达到了共同主要临床终点,有望改变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标准。

而在2017年3月3日,第14届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有报告汇总了免疫检查点通路抑制剂联合用药医治肺癌的数据,结果显示PD-1+TKI(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有效率最高可达75%,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医药行业作为与民生密切相关的行业,市场规模非常广阔,行业细分领域众多,技术壁垒高。自2015年以来,投资机构热情高涨,纷纷布局医药行业投资,但是针对广阔的市场空间、远远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基础研究和新药研发技术日新月异,新药研发仍蕴涵着大量的投资机遇。

细分领域具有前瞻性

未来会形成多种药物形式共存的格局

生物药由于具有靶向性强,特异性好,药效显著等众多优势,将成为未来新药研发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针对大分子不能口服的缺点,口服大分子药物成为制剂创新的前沿技术;

化学药随着新靶点、新作用机制的发现,新适用症的开发,作为传统药物,凭借其可以口服,适用症广泛等特点,依旧大有可为。其中,505(b)(2)类药物凭借其疗效确切,安全性有保障,有可能获得快速审批上市等优势,备受药企及投资机构青睐;

细胞疗法、基因治疗、疫苗和肠道菌活体药物等新药物情势,正在兴起。

以解决未满足的临床需求为导向,符合国家新药研发的大政方针

“三重原则”:培养重大品种、满足重大需求、解决重点问题。适应症领域包括:恶性肿瘤、心脑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糖尿病、精神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耐药性病原菌感染、肺结核、病毒感染性疾病及其他常见病和多发病;

有机会获得快速审批上市的孤儿药和儿童用药;

环境恶化(如雾霾)加重引发呼吸系统疾病,如哮喘、COPD、IPF等。

重视加快或改变新药研发进程的技术平台

高端制剂平台;

生物药生产技术平台;

AI-药物研发平台。

标的

资本投资新药研发的标的特点

在中国医药全球化战略、鼓励创新的政策落地、资本热衷医药行业的多重利好推动下,新药研发企业蓬勃发展,数量众多,实力也参差不齐,各有不同。那什么样的新药研发企业更容易吸引投资者的青睐呢?可以试着从以下几个方面斟酌。

具有经验丰富的完全的新药研发管理团队

不少投资人说过,投资就是投团队。可能对新药研发来讲,这点更尤其重要。由于新药研发本身就是多学科交叉的高技术壁垒行业,涵盖生物学、化学、制剂、药理、临床、质量控制和法规等各技术领域,不可能一个人掌握,成为专家。这就需要新药研发团队要有足够的经验互补,有其独到的新药研发理念来发现未来新药的机会,并能通力协作,快速推动。

专注自己善于的技术领域,项目优势明显

新:源头创新(新靶点):决定了项目的定位及未来的适用症方向;化学结构新:自主知识产权,改善现有药物的医治效果;临床策略新:新适用症的运用,以及快速上市的可能性;

优:同样做me-too或me-better,是否有潜在的临床优势;

快:在同跑道上是不是处于领先位置。

具有清晰的企业发展战略

对新药研发企业,研发模式是多样的,是自主研发,还是并购引入;是自主推动临床还是合作开发,还是寻求商业转让,等等。如果没有清晰的企业定位和商业思路,在新药研发的每个环节上可能都会出现掣肘,影响项目的推进,从而影响终究的商业价值。

结语

国家鼓励医药创新的政策环境利好,新药研发技术体系和创新人材队伍建设的不断增强,资本市场的配套建设与医药投资的蓬勃发展,新锐药企、学术界、CRO、投资机构各方的跨界合作与优势互补——所有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将大大提高我国创新药物研发的水平和效率,助力我国由医药大国向医药强国的转变。

呼伦贝尔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北京有哪些比较著名的丰胸医院
张家口治疗妇科的医院

相关推荐